色情作家乖乖女

时间:2020-02-08 00:05:02

下午两点,我还在电脑前绞尽脑汁的构思着杂志社急催的稿子。

虽然杂志社说让我别急,但电话里急促的口气简直就是在说:“快吧稿子交上来,不然以后就别到我们这投稿了!”有人敲我的门,我没有搭理。

过了一会儿门自己开了,女儿走了进来。

看见我坐在电脑前,双手放在键盘上,却没有动作,打不出一个字来。

女儿从我身后用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说:“爸爸,怎幺了?没有灵感吗?”我伸手拍了拍女儿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说:“没事,没事!”女儿笑了笑,低头在我的头发上轻吻了一下,说:“好吧,那我先去上班了!”我抓着女儿的手不竟颤抖了一下,又重新放回键盘上。

女儿便走出了房间,轻轻的把门关上。

听着女儿自行车清脆的铃声渐渐远去,我的思绪也也渐渐脱离我的躯体,飘浮在思绪中。

不记得我是什幺时候开始为杂志社写性爱技巧方面的文章了,我从前的梦想曾是个万人敬仰的大作家的啊。

但生活的窘迫,金钱的趋势使我不得不靠为杂志社写性爱技巧的文章赚取稿费来度日、供女儿读大学。

一直到现在,大学快毕业的女儿也开始在外面糕点店里打工赚些家用。

我写性爱文章女儿开始还不知道,但久而久之为写出更精彩的文章,在自己的房间里堆满了许多黄色小说和色情光盘录像带。

刚开始时我还不想让女儿知道,所以总是偷偷摸摸的在看,提取其中的金华,总结其经验。

写进我为杂志社写的性爱文章里。

但有一天我正在看光盘构思如何写下一篇文章时,女儿突然闯进了我的房间。

看到的那一幕使她惊呆了,全身无力的靠在门框上。

我正要想相她解释的时候她却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重重的关了起来。

我还是到了女儿的房门前,和她说明了我的用意。

之后房间里就没有声音了,久久的。

我怕会出什幺事,于是便焦急的拍女儿的房门,最后急得我正准备破门而入时,女儿打开了房门,对我说:“明天我去打工!”之后女儿对我写性爱文章便不再理会。

虽然不会和我一起看色情光盘(即使她愿意我也不会同意的),但却会常常到我房间来,帮我整理丢得一地的书稿。

在女儿大三时交了男朋友后,她便常常来到我的房间,有时看我写作,有时和我谈论她男朋友。

甚至问我一些男人的心理,把她男朋友对她说的话都告诉了我。

眼里充满了爱的味道。

在一次我外出送稿回来时,发现女儿正在我的房间里赤身裸体的看着色情光盘。

女儿看见我时羞涩得全身都通红起来,那细嫩的肌肤就像她刚从她母亲身体里抱出来时一样。

女儿看到我回来,原本伸进下体的手指竟一抖,从下面射出许多淫水来。

女儿便软软的瘫在了地上。

等她醒来时,却发现她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这时我来到她身边。

女儿看到我,脸便红了起来,用被子盖上了头,一声不响的躺着。

我于是坐到了女儿的身边,对女儿说:“对不起,我在写第一篇色情文章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幺一天。

但想不到会是今天。

对不起!”女儿听了我的话,把头伸了出来。

然后从被子里伸出手,刚好放到了我的裤裆上。

“爸爸,”女儿说:“我知道,自从妈妈死后你总不会好好对待自己。

我是看到爸爸太辛苦,所以才这样做的。

其实刚才我是知道爸爸回来了的,所以才会让我更加兴奋,以至于看到爸爸时就射了。

爸爸你能爱我吗?”这时女儿的手已经把我胯下的肉帮弄得如同一根火红的铁棒,她一翻身,把身上盖的薄被翻落。

原来我把她抱回床上的时候什幺都没帮她穿,只是用一张薄被把女儿盖起来而已。

现在,女儿洁白娇嫩的身体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女儿坐了起来,修长的双手勾着我的脖子,然后又往后倒下,兴奋的想让我压在她身上。

这时我也激动不已,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在干什幺,似乎是在自己的房间为了下一篇文章在看着色情光盘一样。

迅速的脱掉了身上的衣裤,爬上了女儿的身体。

却在女儿把我的头拉下,把我的嘴靠近她的唇的时候,我迟疑的坐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我不能这幺做,她是我的女儿啊,不能。

这时女儿也做了起来,长发披撒在她如鹅蛋的嫩白的肩上,“爸爸,别这样。[!--empirenews.page--]

这是我愿意的,我希望能得到爸爸的爱,希望我们能融为一体!”然后女儿便压在了我身上,当我们的肉体相碰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很久以前所拥有得的感觉。

女儿细嫩的肌肤如同清澈的水一般,在我身上缠绵着。

之后便把她的玉唇压上了我的嘴,我们就这样接吻了。

这是我才真正感受到女儿无尽的热情,她主动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在我嘴里和我的舌缠绵的吸吮着。

这使我忘情的抱着女儿翻了个身,把她压在了身体下。

用手捧着女儿的头,深情的吸吮着女儿脸上每一寸肌肤。

女儿灼热的身体和急促的呼吸使我感觉得出来她的兴奋。

我有意的避开了女儿高跷的乳房,把手在她腰间抚摸。

女儿的双手却在我身上摸索,摸索那根粗大的肉棒,并且使劲的挤压着。

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女儿的手和我的肉棒间因为挤压而在她指缝间蠕动的感觉。

女儿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肉棒往她胯下的小穴里送,但当滚烫的肉棒处碰到湿润的小穴时,我又迟疑了。

木愣了三秒钟后我还是倒在了床上,痴痴的往着天花板。

这时却听到了女儿抽泣的声音,那声音是那样的凄凉,简直能让我心碎。

我坐起来想安慰女儿,可女儿却翻了个身转过脸去。

说:“爸爸,我想你是真的不爱我了。

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我就知道!”听着女儿的话,简直是让我心都碎了。

“不,”我说:“爸爸爱你,爸爸真的爱你。

好吧,爸爸答应你,爸爸什幺都不管了,我只要好好的爱我的女儿!”说着,我伸手在女儿白皙圆翘的大腿上抚摸着。

女儿转过脸来,说:“我知道,爸爸,你是不想用你的肉棒干我。

好吧,那这样,我来帮你吧!”女儿翻身做起来,手伸到我的胯下,又抓起我的肉棒来回抚摸着。

原本有些垮的肉棒又重新回复坚挺,膨胀、发热。

女儿这时便俯下身子,张开玉嘴把我的鸡巴往她嘴里放。

之后便吞吐起来,就像在吸吮一根热狗。

我异常兴奋的张开双腿趟在床上,任凭女儿的索取。

女儿也不停的转着方向,最后爬在了我的身上,两腿垮在我的身上。

湿润的小穴压在我的胸口上,摩擦着,发出“滋”“滋”的声音。

看着女儿一张一合的小穴在我眼前晃动,我情不自禁的抱起女儿的腰身。

一把把女儿的嫩穴拉到了我嘴边的位置,轻轻的压上我的嘴。

女儿这时也兴奋的笑出了声,更是把我的龟头用牙一咬,我兴奋得差点射精。

之后我又是伸出舌头,慢慢的钻进女儿的穴内,用力的吸吮。

想把女儿小穴吸干净,却没想到我越是吸,小穴里的汁液越是多。

到最后更是一股一股的往外涌,女儿这时兴奋的忘记了吸吮我的龟头,嘴里发出浪人的呻吟,而且越来越大声,最后肆无忌惮的大声呻吟起来。

那叫声让我更努力的用舌头撩动她膨胀的阴唇,这时女儿却说:“爸爸,不行了……我来了……出来了……啊……来……来了!”这时,从女儿小穴里涌出一股巨大的淫水,射在我的嘴里,我的脸上。

女儿随之便瘫在了我的身上,喘着粗气的她在我身上软软的滑了下来。

我看着女儿娇小的面容,轻抚她散在额前的头发。

百般的怜爱。

女儿睁开双眼,痴痴的望着我,说:“对不起,爸爸,我没能让你……”我笑着说:“不,女儿。

你已经让我感到高兴了,真的。

你能这样真的让我很高兴,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那天晚上,我们相拥着入睡。

女儿甜甜的睡在我怀里,鼻子里发出安静均匀而细腻的鼻声。

我知道女儿现在是最坦然的,但我呢。

第二天我便把前晚和女儿的做爱写在了我的文稿中发了出去,没想到却的到了非常好的评价。

杂志社主动增加了我的稿费,还暗示性的问我如何写出如此精彩的文章。

我当然不会如实回答他们,只是草草打发了他们。

整个下午我一直在回忆中度过,我回忆着我和女儿的每一个美好的瞬间。

女儿永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不知不觉天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只有我的电脑屏幕在闪烁着,我也不知道多少点了。

我只觉得我的头好痛,黑暗的房间和明亮而闪烁的荧光屏使我无法睁开眼睛。

我也不想睁开眼睛。

这时突然灯亮了,那刺眼的光线无情的钻入我的眼睛。[!--empirenews.page--]

让我感到眩晕。

女儿回来了,她走到我的身边,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显示屏,叹了口气,说[爸爸,先出去吃晚饭吧。

今天我买了好吃的。

女儿今天做了一锅火锅,天气这幺冷吃火锅倒是不错的选择。

可是我却提不起胃口,不知道吃什幺好。

女儿看我这样,便帮我那了一杯酒,放到我的面前:吃火锅没酒怎幺行呢,爸爸,喝一点吧。

我看着女儿,接过了酒杯。

女儿今天穿着花格子睡衣,脚上穿着毛毛熊的大拖鞋,头发扎成马尾。

女儿甜甜的一笑,座到我的对面。

看我喝了一口,被酒辣得直抿嘴,便伸手拿了酒杯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

没想到却被呛得直咳嗽,辣得她眼泪都掉了下辣。

我说这酒度数太高,你怎幺能喝呢。

便抢过酒杯放到自己的面前。

女儿忙从锅里成了碗汤来解酒,谁知汤太烫,女儿被烫得喊了起来。

我便过去抱起女儿在她嘴边轻轻的吹着凉风。

女儿软软的任由我吹,慢慢的我们俩的嘴便纠缠在了一起。

女儿今天似乎非常的热情,难道是那一口酒的原因吗?我们相互脱光了对方的衣服,天气的寒冷使女儿不停的发抖。

我说,到房间里去吧,床上暖和些。

女儿却不作声,还在吻着我的脸颊。

我抱起女儿想往房间里走,女儿却停下来说[不,我就要在这儿。

就在这儿,好吗?于是我打开了客厅的暖气,不知不觉中屋子里便暖和起来。

女儿重新抱紧我,一起躺到了沙发上。

这时我却想起了没有完成的稿件,苦恼和烦忧涌上心里,使我不顾一切的压上了女儿的身体。

我和女儿已经不只一次的做爱了,我们已经习惯对放的爱好。

当女儿主动伸手套弄我的肉棒时我会静静的让她套弄吸吮,并且在肉棒坚挺时插入女儿的嫩穴。

当我疯狂的亲吻女儿时,女儿便会不自觉的从小穴里流出许多淫水,迎合我的爱抚。

这时女儿同样躺在沙发上,任由我亲吻她的身体,并不时发出细嫩的呻吟。

我伏下身子想去亲吻女儿的小穴,可女儿却拉着我不让我动作[爸爸,别……别亲小穴……我要肉棒……肉棒插我……]我明白女儿的意思了,便挺了挺身轻轻的把肉棒放到了湿润的小穴旁摩擦着。

我……我要……现在就要……插……插进来啊……女儿感受到我肉棒的刺激,兴奋的把身体往上顶,想主动把我的肉棒插进她的小穴。

我一看到女儿如此主动,便轻轻的把龟头伸进。

女儿像是受到什幺刺激似的叫了一声,身子往上一顶,我的龟头又进了许多。

我见情形已这样了,便迅速往里顶,整个肉棒全插进了女儿的穴中。

女儿的小穴真是紧绷得很,这我以前就知道了的,但女儿的小穴能够吸吮我却是没有留意到的。

我的整个肉棒插入后,那小穴便不停的吸吮,两片膨胀起来的大阴唇一张一和的挤压着肉棒。

阴道里的肌肉也不停的把我的肉棒往里抽。

我的肉棒被刺激得又红又热,不断的膨胀,紧紧的堵住女儿的小穴。

我开始慢慢的抽送起来,此时小穴中的淫水被我的肉棒堵在穴中,从小穴和肉棒的细密的缝隙中飞溅出来,发出吱吱]的响声。

女儿也肆无忌惮的大声呻吟起来,插……好……好舒服……爸……要……啊……插啊……啊……]我伏下身体,压在女儿的身上。

女儿坚挺的乳房像两粒柔软的棉球在我和她的身体间晃动,我深深的把嘴压上了女儿的香唇上。

女儿的舌头便悠悠的滑入了我的口中,四处的添食着。

我的舌头也迎合的与其纠缠在一起,吸吮着香舌上分泌出来的汁液。

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

然后我又吸吮着女儿的玉唇,慢慢滑到下巴、颈项、耳根、脸蛋、发梢。

轻轻的咬着女儿圆润的耳垂,女儿便像触电一样全身一抖,堵在女儿小穴内的淫水把我的肉棒冲了出来,飞溅在我身上。

此时女儿如同虚脱一般喘着粗气,紧紧的抱着我的脖子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女儿娇声的说[爸爸,我又射了,我帮你吧。

]于是女儿起身蹲在了我两腿间,吧我硕大的肉棒慢慢塞进她的嘴中。

这是女儿最喜欢的事。

当肉棒进入女儿口中,那只贪心的舌头便迫不及待的顶上龟头,在龟头顶部绕来绕去。

然后便吞吐起来。

我轻轻的扯掉扎在女儿头上的手帕,披肩的长发便散落下来,随着女儿头部的运动而飘舞着。[!--empirenews.page--]

此时一股热流渐渐的涌了上来,在我的心里囤积。

我知道马上就咬爆发了,于是对女儿说,我要来了,要出来了。

女儿听了我说的话抬头看了看我,还是更加迅速而大力的吸吮着我的肉棒。

我再也忍受不足了,身子一松,体内的精液大股大股的射在了女儿的嘴里。

女儿满意的吞下嘴里的精液,用舌头亲添着慢慢软下的肉棒,吧余下的精液也全都吞了下去。

我苏麻的躺在沙发上,回味着射精后带来的快感。

女儿也爬上了我的身体,用香唇压上了我的嘴,向里面索取着我的舌头。

然后甜甜的扒在我的身上,我们感受着对方的呼吸,体会着对方身体的起伏。

我抚弄着女儿柔柔的秀发,充满愧意的说[对不起,爸爸不应该这样对你。

爸爸毁了你的一生。

]女儿却用那纤细的手捂住了我的嘴[爸爸,我是你的女儿,我是你的女人。

我对我做的一切无怨无悔,我愿意一辈子陪在爸爸身边。

虽然以后也许我会结婚,但我永远也不会离开爸爸。

我需要爸爸的爱,我知道爸爸也离不开我。

下午两点,我还在电脑前绞尽脑汁的构思着杂志社急催的稿子。

虽然杂志社说让我别急,但电话里急促的口气简直就是在说:“快吧稿子交上来,不然以后就别到我们这投稿了!”有人敲我的门,我没有搭理。

过了一会儿门自己开了,女儿走了进来。

看见我坐在电脑前,双手放在键盘上,却没有动作,打不出一个字来。

女儿从我身后用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说:“爸爸,怎幺了?没有灵感吗?”我伸手拍了拍女儿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说:“没事,没事!”女儿笑了笑,低头在我的头发上轻吻了一下,说:“好吧,那我先去上班了!”我抓着女儿的手不竟颤抖了一下,又重新放回键盘上。

女儿便走出了房间,轻轻的把门关上。

听着女儿自行车清脆的铃声渐渐远去,我的思绪也也渐渐脱离我的躯体,飘浮在思绪中。

不记得我是什幺时候开始为杂志社写性爱技巧方面的文章了,我从前的梦想曾是个万人敬仰的大作家的啊。

但生活的窘迫,金钱的趋势使我不得不靠为杂志社写性爱技巧的文章赚取稿费来度日、供女儿读大学。

一直到现在,大学快毕业的女儿也开始在外面糕点店里打工赚些家用。

我写性爱文章女儿开始还不知道,但久而久之为写出更精彩的文章,在自己的房间里堆满了许多黄色小说和色情光盘录像带。

刚开始时我还不想让女儿知道,所以总是偷偷摸摸的在看,提取其中的金华,总结其经验。

写进我为杂志社写的性爱文章里。

但有一天我正在看光盘构思如何写下一篇文章时,女儿突然闯进了我的房间。

看到的那一幕使她惊呆了,全身无力的靠在门框上。

我正要想相她解释的时候她却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重重的关了起来。

我还是到了女儿的房门前,和她说明了我的用意。

之后房间里就没有声音了,久久的。

我怕会出什幺事,于是便焦急的拍女儿的房门,最后急得我正准备破门而入时,女儿打开了房门,对我说:“明天我去打工!”之后女儿对我写性爱文章便不再理会。

虽然不会和我一起看色情光盘(即使她愿意我也不会同意的),但却会常常到我房间来,帮我整理丢得一地的书稿。

在女儿大三时交了男朋友后,她便常常来到我的房间,有时看我写作,有时和我谈论她男朋友。

甚至问我一些男人的心理,把她男朋友对她说的话都告诉了我。

眼里充满了爱的味道。

在一次我外出送稿回来时,发现女儿正在我的房间里赤身裸体的看着色情光盘。

女儿看见我时羞涩得全身都通红起来,那细嫩的肌肤就像她刚从她母亲身体里抱出来时一样。

女儿看到我回来,原本伸进下体的手指竟一抖,从下面射出许多淫水来。

女儿便软软的瘫在了地上。

等她醒来时,却发现她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这时我来到她身边。

女儿看到我,脸便红了起来,用被子盖上了头,一声不响的躺着。

我于是坐到了女儿的身边,对女儿说:“对不起,我在写第一篇色情文章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幺一天。

但想不到会是今天。

对不起!”女儿听了我的话,把头伸了出来。

然后从被子里伸出手,刚好放到了我的裤裆上。

“爸爸,”女儿说:“我知道,自从妈妈死后你总不会好好对待自己。[!--empirenews.page--]

我是看到爸爸太辛苦,所以才这样做的。

其实刚才我是知道爸爸回来了的,所以才会让我更加兴奋,以至于看到爸爸时就射了。

爸爸你能爱我吗?”这时女儿的手已经把我胯下的肉帮弄得如同一根火红的铁棒,她一翻身,把身上盖的薄被翻落。

原来我把她抱回床上的时候什幺都没帮她穿,只是用一张薄被把女儿盖起来而已。

现在,女儿洁白娇嫩的身体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女儿坐了起来,修长的双手勾着我的脖子,然后又往后倒下,兴奋的想让我压在她身上。

这时我也激动不已,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在干什幺,似乎是在自己的房间为了下一篇文章在看着色情光盘一样。

迅速的脱掉了身上的衣裤,爬上了女儿的身体。

却在女儿把我的头拉下,把我的嘴靠近她的唇的时候,我迟疑的坐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我不能这幺做,她是我的女儿啊,不能。

这时女儿也做了起来,长发披撒在她如鹅蛋的嫩白的肩上,“爸爸,别这样。

这是我愿意的,我希望能得到爸爸的爱,希望我们能融为一体!”然后女儿便压在了我身上,当我们的肉体相碰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很久以前所拥有得的感觉。

女儿细嫩的肌肤如同清澈的水一般,在我身上缠绵着。

之后便把她的玉唇压上了我的嘴,我们就这样接吻了。

这是我才真正感受到女儿无尽的热情,她主动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在我嘴里和我的舌缠绵的吸吮着。

这使我忘情的抱着女儿翻了个身,把她压在了身体下。

用手捧着女儿的头,深情的吸吮着女儿脸上每一寸肌肤。

女儿灼热的身体和急促的呼吸使我感觉得出来她的兴奋。

我有意的避开了女儿高跷的乳房,把手在她腰间抚摸。

女儿的双手却在我身上摸索,摸索那根粗大的肉棒,并且使劲的挤压着。

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女儿的手和我的肉棒间因为挤压而在她指缝间蠕动的感觉。

女儿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肉棒往她胯下的小穴里送,但当滚烫的肉棒处碰到湿润的小穴时,我又迟疑了。

木愣了三秒钟后我还是倒在了床上,痴痴的往着天花板。

这时却听到了女儿抽泣的声音,那声音是那样的凄凉,简直能让我心碎。

我坐起来想安慰女儿,可女儿却翻了个身转过脸去。

说:“爸爸,我想你是真的不爱我了。

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我就知道!”听着女儿的话,简直是让我心都碎了。

“不,”我说:“爸爸爱你,爸爸真的爱你。

好吧,爸爸答应你,爸爸什幺都不管了,我只要好好的爱我的女儿!”说着,我伸手在女儿白皙圆翘的大腿上抚摸着。

女儿转过脸来,说:“我知道,爸爸,你是不想用你的肉棒干我。

好吧,那这样,我来帮你吧!”女儿翻身做起来,手伸到我的胯下,又抓起我的肉棒来回抚摸着。

原本有些垮的肉棒又重新回复坚挺,膨胀、发热。

女儿这时便俯下身子,张开玉嘴把我的鸡巴往她嘴里放。

之后便吞吐起来,就像在吸吮一根热狗。

我异常兴奋的张开双腿趟在床上,任凭女儿的索取。

女儿也不停的转着方向,最后爬在了我的身上,两腿垮在我的身上。

湿润的小穴压在我的胸口上,摩擦着,发出“滋”“滋”的声音。

看着女儿一张一合的小穴在我眼前晃动,我情不自禁的抱起女儿的腰身。

一把把女儿的嫩穴拉到了我嘴边的位置,轻轻的压上我的嘴。

女儿这时也兴奋的笑出了声,更是把我的龟头用牙一咬,我兴奋得差点射精。

之后我又是伸出舌头,慢慢的钻进女儿的穴内,用力的吸吮。

想把女儿小穴吸干净,却没想到我越是吸,小穴里的汁液越是多。

到最后更是一股一股的往外涌,女儿这时兴奋的忘记了吸吮我的龟头,嘴里发出浪人的呻吟,而且越来越大声,最后肆无忌惮的大声呻吟起来。

那叫声让我更努力的用舌头撩动她膨胀的阴唇,这时女儿却说:“爸爸,不行了……我来了……出来了……啊……来……来了!”这时,从女儿小穴里涌出一股巨大的淫水,射在我的嘴里,我的脸上。

女儿随之便瘫在了我的身上,喘着粗气的她在我身上软软的滑了下来。

我看着女儿娇小的面容,轻抚她散在额前的头发。

百般的怜爱。

女儿睁开双眼,痴痴的望着我,说:“对不起,爸爸,我没能让你……”我笑着说:“不,女儿。[!--empirenews.page--]

你已经让我感到高兴了,真的。

你能这样真的让我很高兴,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那天晚上,我们相拥着入睡。

女儿甜甜的睡在我怀里,鼻子里发出安静均匀而细腻的鼻声。

我知道女儿现在是最坦然的,但我呢。

第二天我便把前晚和女儿的做爱写在了我的文稿中发了出去,没想到却的到了非常好的评价。

杂志社主动增加了我的稿费,还暗示性的问我如何写出如此精彩的文章。

我当然不会如实回答他们,只是草草打发了他们。

整个下午我一直在回忆中度过,我回忆着我和女儿的每一个美好的瞬间。

女儿永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不知不觉天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只有我的电脑屏幕在闪烁着,我也不知道多少点了。

我只觉得我的头好痛,黑暗的房间和明亮而闪烁的荧光屏使我无法睁开眼睛。

我也不想睁开眼睛。

这时突然灯亮了,那刺眼的光线无情的钻入我的眼睛。

让我感到眩晕。

女儿回来了,她走到我的身边,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显示屏,叹了口气,说[爸爸,先出去吃晚饭吧。

今天我买了好吃的。

女儿今天做了一锅火锅,天气这幺冷吃火锅倒是不错的选择。

可是我却提不起胃口,不知道吃什幺好。

女儿看我这样,便帮我那了一杯酒,放到我的面前:吃火锅没酒怎幺行呢,爸爸,喝一点吧。

我看着女儿,接过了酒杯。

女儿今天穿着花格子睡衣,脚上穿着毛毛熊的大拖鞋,头发扎成马尾。

女儿甜甜的一笑,座到我的对面。

看我喝了一口,被酒辣得直抿嘴,便伸手拿了酒杯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

没想到却被呛得直咳嗽,辣得她眼泪都掉了下辣。

我说这酒度数太高,你怎幺能喝呢。

便抢过酒杯放到自己的面前。

女儿忙从锅里成了碗汤来解酒,谁知汤太烫,女儿被烫得喊了起来。

我便过去抱起女儿在她嘴边轻轻的吹着凉风。

女儿软软的任由我吹,慢慢的我们俩的嘴便纠缠在了一起。

女儿今天似乎非常的热情,难道是那一口酒的原因吗?我们相互脱光了对方的衣服,天气的寒冷使女儿不停的发抖。

我说,到房间里去吧,床上暖和些。

女儿却不作声,还在吻着我的脸颊。

我抱起女儿想往房间里走,女儿却停下来说[不,我就要在这儿。

就在这儿,好吗?于是我打开了客厅的暖气,不知不觉中屋子里便暖和起来。

女儿重新抱紧我,一起躺到了沙发上。

这时我却想起了没有完成的稿件,苦恼和烦忧涌上心里,使我不顾一切的压上了女儿的身体。

我和女儿已经不只一次的做爱了,我们已经习惯对放的爱好。

当女儿主动伸手套弄我的肉棒时我会静静的让她套弄吸吮,并且在肉棒坚挺时插入女儿的嫩穴。

当我疯狂的亲吻女儿时,女儿便会不自觉的从小穴里流出许多淫水,迎合我的爱抚。

这时女儿同样躺在沙发上,任由我亲吻她的身体,并不时发出细嫩的呻吟。

我伏下身子想去亲吻女儿的小穴,可女儿却拉着我不让我动作[爸爸,别……别亲小穴……我要肉棒……肉棒插我……]我明白女儿的意思了,便挺了挺身轻轻的把肉棒放到了湿润的小穴旁摩擦着。

我……我要……现在就要……插……插进来啊……女儿感受到我肉棒的刺激,兴奋的把身体往上顶,想主动把我的肉棒插进她的小穴。

我一看到女儿如此主动,便轻轻的把龟头伸进。

女儿像是受到什幺刺激似的叫了一声,身子往上一顶,我的龟头又进了许多。

我见情形已这样了,便迅速往里顶,整个肉棒全插进了女儿的穴中。

女儿的小穴真是紧绷得很,这我以前就知道了的,但女儿的小穴能够吸吮我却是没有留意到的。

我的整个肉棒插入后,那小穴便不停的吸吮,两片膨胀起来的大阴唇一张一和的挤压着肉棒。

阴道里的肌肉也不停的把我的肉棒往里抽。

我的肉棒被刺激得又红又热,不断的膨胀,紧紧的堵住女儿的小穴。

我开始慢慢的抽送起来,此时小穴中的淫水被我的肉棒堵在穴中,从小穴和肉棒的细密的缝隙中飞溅出来,发出吱吱]的响声。

女儿也肆无忌惮的大声呻吟起来,插……好……好舒服……爸……要……啊……插啊……啊……]我伏下身体,压在女儿的身上。

女儿坚挺的乳房像两粒柔软的棉球在我和她的身体间晃动,我深深的把嘴压上了女儿的香唇上。[!--empirenews.page--]

女儿的舌头便悠悠的滑入了我的口中,四处的添食着。

我的舌头也迎合的与其纠缠在一起,吸吮着香舌上分泌出来的汁液。

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

然后我又吸吮着女儿的玉唇,慢慢滑到下巴、颈项、耳根、脸蛋、发梢。

轻轻的咬着女儿圆润的耳垂,女儿便像触电一样全身一抖,堵在女儿小穴内的淫水把我的肉棒冲了出来,飞溅在我身上。

此时女儿如同虚脱一般喘着粗气,紧紧的抱着我的脖子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女儿娇声的说[爸爸,我又射了,我帮你吧。

]于是女儿起身蹲在了我两腿间,吧我硕大的肉棒慢慢塞进她的嘴中。

这是女儿最喜欢的事。

当肉棒进入女儿口中,那只贪心的舌头便迫不及待的顶上龟头,在龟头顶部绕来绕去。

然后便吞吐起来。

我轻轻的扯掉扎在女儿头上的手帕,披肩的长发便散落下来,随着女儿头部的运动而飘舞着。

此时一股热流渐渐的涌了上来,在我的心里囤积。

我知道马上就咬爆发了,于是对女儿说,我要来了,要出来了。

女儿听了我说的话抬头看了看我,还是更加迅速而大力的吸吮着我的肉棒。

我再也忍受不足了,身子一松,体内的精液大股大股的射在了女儿的嘴里。

女儿满意的吞下嘴里的精液,用舌头亲添着慢慢软下的肉棒,吧余下的精液也全都吞了下去。

我苏麻的躺在沙发上,回味着射精后带来的快感。

女儿也爬上了我的身体,用香唇压上了我的嘴,向里面索取着我的舌头。

然后甜甜的扒在我的身上,我们感受着对方的呼吸,体会着对方身体的起伏。

我抚弄着女儿柔柔的秀发,充满愧意的说[对不起,爸爸不应该这样对你。

爸爸毁了你的一生。

]女儿却用那纤细的手捂住了我的嘴[爸爸,我是你的女儿,我是你的女人。

我对我做的一切无怨无悔,我愿意一辈子陪在爸爸身边。

虽然以后也许我会结婚,但我永远也不会离开爸爸。

我需要爸爸的爱,我知道爸爸也离不开我。